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首页 > 他山之石 > 正文

澳大利亚养老服务建设对我国的借鉴意义

发布日期:2014-09-11 来源:商情2014年32期 点击数:3529

作者:罗秋月

【摘要】澳大利亚作为高福利的老龄化国家,养老服务非常完善。在多方面对我国都有一定的借鉴意义。本文通过对澳大利亚老年服务的简单介绍,说明其对我国养老服务在明确政府职责、多元化发展、引入市场机制及人员的专业化建设的借鉴作用,期望对我国的养老服务的完善有所帮助。 
【关键词】澳大利亚 养老服务 借鉴


  一、澳大利亚养老服务概况 
  截至2014年4月,澳大利亚总人口约2345万。超过14%的澳大利亚人在65岁及以上,总数约为328万,1.9%的人口在85岁及以上,总数为44.6万,是世界上平均寿命第二高的国家。作为高福利国家,澳大利亚的老年服务非常完善。大约70%的65岁及以上的澳大利亚人接受政府的资助养老服务,25%接受某种形式的支持或居家照料服务,还有5%住在安老院。
  (一)政府在养老服务中的职责 
  政府是澳大利亚养老服务的主要出资者。澳大利亚有三级政府,分为联邦政府、州(领地)政府、地方政府。各类型的老年照料服务由联邦政府和州地政府根据每年达成的出资协议来拨款。政府出资主要用于安老院等基础设施、对住安老院的老人提供津贴补贴和以合同的方式购买私人及非政府组织提供的老年照料服务。澳大利亚三级政府在养老服务事业中扮演不同的角色,发挥不同的作用。联邦政府的主要职责是负责宏观政策的制定,为主要的服务项目提供资金支持;州、领地政府则主要负责养老机构的管理,并通过与联邦政府签订协议的方式,共同管理服务项目;地方政府则直接提供一些社区老年服务,并发挥一定权限内的管理作用。 
  (二)多元化的老年照料方式 
  澳大利亚的老年服务包括社区照料、院所照料和弹性照料三大类。社区照料由澳大利亚政府设计的家居和社区照料(Home and Community Care,HACC)和家庭照料包计划(Home Care Packages Program)两大项目构成,包括包括送餐服务、社区护理、个人照料、上门帮助、照顾者的暂休服务、社区交通和家庭支持服务等等。机构照料是为那些不能独立或依靠别人而继续在自己家里生活的人提供服务,按是否需要医疗设备,分为高等级和低等级照料。弹性照料是社区照料和院所照料的替代,重视被照料者的需求,通过灵活方式为老人提供服务,弹性照料可以在机构或社区环境提供。 
  (三)养老服务的主要提供主体 
  虽然政府是老年照料的最大出资者,但服务提供的主体还是非盈利组织(宗教组织、慈善机构、社区为基础的供应商)。2012-13年,非盈利组织提供了58.3%的院所照料服务,盈利组织提供了36.2%的服务,政府提供了5.5%的服务。政府通过合同的方式将有关社会事务委托给相关社会服务机构,成为社会服购买者和服务实施结果的评价者。政府在养老机构的立项审批、建设规划、运营管理等诸多方面都采取了严格的“准入制度”。如果机构在建设和运营过程中出现任何违规、违法行为,会被随时被叫停或取消运营资格。所有的养老机构必须有政府核准的执照,该执照必须每三年检查一次,符合标准的才可以继续执业。 
  (四)服务人员的供给 
  给老年人提供服务的机构雇员,必须拥有相应的执照,经警察局提供无犯罪证明记录,才能在相应的岗位工作,以保证老年客户的人身和家庭安全。如果发生纠纷或者伤害,服务公司要对客户进行赔偿。澳大利亚还有很多志愿者协会组织,志愿者在提供服务前大都经过正规培训,一般是大学以上学历,并有一技之长的60岁以上老人机构支付给其交通费,不付给工资。 


  二、对我国的借鉴意义 
  中国老龄事业发展“十二五”规划指出:构建居家为基础、社区为依托、机构为支撑的社会养老服务体系,将是中国特色的新型养老服务模式。中国的国情不同于澳大利亚,不可能完全套用其养老服务的经验,但澳大利亚相对完善的养老服务模式对中国有一定的借鉴意义。 
  (一)明确政府在老年服务事业中的职责和作用 
  目前我国养老服务业的法律法规体系不健全,除了《老年人权益保障法》外,与养老服务事业有关的法条基本上分散于不同的法律法规中,缺乏全国性的专门用于规范养老服务事业发展的单项行政法规,政府要大力推进法制化建设,把养老服务事业纳入法制化轨道。另外,各级政府的要加大老年服务的资金投入,完善各种养老方式的基础设施建设,使其满足老年人对服务设施的基本需求。同时,在中国大多数老年人支付能力不足的情况下,政府要对接受服务的老年人或提供服务的机构进行费用补贴,减少老年人应无力承担费用而得不到服务的风险。政府还应制定相应的机构准入机制来约束养老机构的服务行为,迫使其提供能满足老年客户的需求的服务。 
  (二)养老服务的多元化发展 
  相对于集中的机构养老,居家养老目前仍然是我国老年人的养老首选,这与老年人比较节省、思想比较传统等因素有关。在进一步加大对集中式养老机构投入的基础上,应探索介于居家养老、集中养老之间的半开放式养老方式。有条件的社区办社区托老所、“日托班”,成立老年人餐饮配送中心等。上海一些小区展开的类似服务,很受老年人的欢迎。居家养老服务要以经济困难老人、独居、空巢老人为重点,以日托照顾和上门服务为主要方式,为其提供生活照料、家政服务、康复护理、医疗保健、助餐等服务。 
  (三)养老服务体系引入市场机制 
  养老服务具有公益性和福利性的特点,要在健全完善社会保障制度的前提下,追求服务质量的提高。解决的有效途径是公共服务的市场化方式。可以学习澳大利亚养老服务的运营方式,采用合同的方式将市场机制引入公共服务领域,将养老服务承包给符合资质的市场机构,不但可以降低政府的管理成本,还能提高服务的质量。对新建的养老院,通过招投标的方式,引入民间资本;已有的公办养老院则可以以法人治理的方式进行改进。至于高端养老市场,则由民办民营的机构充分竞争,提供更高档次的服务。同时吸引外资进入中国养老产业,以提高管理经营水平。要拓宽养老服务业的融资渠道,加大金融对养老服务的支持力度。 
  (四)加强服务人员专业化建设 
  我国现在的老年服务人员短缺,并且没有高素质的服务队伍。满足老年人多方面需求的关键就是要有一支能提供全方位高质量服务的专业化养老服务队伍。因此,要大力培养养老服务工作的专业人才。一方面,和高校对接,大力发展养老服务教育事业;另一方面,加大在职服务人员的专业化培训力度,建立养老服务从业人员的资格认证制度。最后,还需要制定和完善机构养老服务质量、服务资质、服务规范、服务设施等标准,从整体提升养老服务业的服务水平。